南派北派的起源
文/李明進

  台灣光復後,政府實行三七五減租,耕者有其田政策,當時屏東市參議會議長張吉甫,力促政府當局付之實施三七五減租,因此在萬丹地區一些地主組合成業主派,爭取地主的權利,而佃農組成三七五派,以維護佃農的利益,當時業主派以李瑞文為主,而三七五派以黃宏基為佃農仗義執言於是形成了瑞文派和宏基派。

  光復後地方自治開始實施,緊接著舉行屏東縣第一屆縣議員的選舉,業主派李瑞文參選,三七五派黃宏基也參選,各自吸取地方精英形成了派閥,於是鄉民把居住在北邊的宏基派稱為北派,居住在南邊的瑞文派稱為南派,選舉結果兩人皆當選第一屆縣議員,李瑞文連任二、三屆議員,黃宏基連任六屆縣議員,在長時間的經營下,派閥更加堅固,陣容更加擴大,好的方面彼此競爭,互相監督鄉政;壞的方面惡意抵制、扯後腿、杯葛鄉政,黨同伐異,甚至親朋好友因派別不同而反目成仇,不相嫁娶,始作俑者就是兩位派閥的頭目。

  當時與南派瑞文同黨的有許謀、李有、張山鐘、振吉內、廣安許明財、竹林陳東利、下林李揚、興化R莊先訪、下蚶郭丁順、水哮歐水龍、萬丹李同益和當時也是參與南派的陳天豹,及後來擔任總幹事的李明治等人。

  而當時北派和黃宏基同營的有鄭明得、鄭允棟、還有興化R林安己、新庄蔡杞有、社皮林義仁及加興林一心由南轉北,及後來當選議員的伍金井。

  派系五十多年來,萬丹政要因利益糾纏而南跑北,北走南者,大有人在。其中以農會改組為總幹事制,擔任第一屆農會總幹事的陳天豹,由南派直奔北派影響派系發展至大。

  據陳天豹回憶說:當時他由前任總幹事三七五派的李敦手中接任農會理事長,發現萬丹農會財務岌岌可危,要起死回生,不能只辦理推廣農事工作,而要成立金融業務的信用部,結果和李瑞文倡議的「信用合作社萬丹辦事處」的業務相競爭,等到陳天豹當選農會改制後的總幹事一職,競爭更激烈,於是形成隔閡,遂逼迫陳天豹離開了南派。

  南派要角李瑞文萬丹人,日本東京商業學校畢業,地方自治研究會第一期結業,在日據時代曾任過:萬丹鄉協議會員、水利評議員、屏東信託社理事,光復後,任屏東市參議員、萬丹區信用合作社主席、調解委員會主席、屏東市農會理事長、屏東縣第一∼三屆議員。交遊廣闊,樂善好施,受省政府嘉獎為一賢良地主。

  北派的首腦黃宏基先生,萬安村人,日本中央大學及明治大學法學部畢,又入明治大學刑事政策教室研究科畢,曾任東京少年審判所保護官、屏東縣議會一∼六屆議員,連續擔任四屆縣運會的副籌備主任兼總幹事,擅長各類運動,對音樂造詣甚深,亦是喜歡打獵的神槍手。

  李瑞文、黃宏基分別創立的南北兩派,影響萬丹政治生態已經半個世紀,浪淘盡多少英雄人物,派系並沒有因首領凋萎而崩散,反而滋生繁衍更多的問題,兩位英雄地下若有知,不知是否會長歎一聲「何苦來哉」!抑或是「時不我予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