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匪
亦盜
抗日豪傑林少貓

文/李明進

  林少貓原名林義成,生於萬丹竹篙濫,一生亦盜亦匪,日本據台伊始,因看不慣日軍到處殘殺同胞,一變成為南部地區的抗日義士;直至西元一九○二年日本據台八年,光緒廿八年五月卅日,被日軍誘殺而亡,一代英雄豪傑,享年只有卅七歲而已。

  林少貓一生充滿傳奇性,萬丹一些七、八十歲的老前輩在幼小時,多少都有聽過林少貓抗日的故事。像住在萬丹街民國十四年次的李國耀先生回憶說:「他的母親告訴他,林少貓在阿猴開米店,林少貓反抗日本軍,跑給日本人追,因思念母親,常利用晚上返回竹篙濫探視母親。」據台灣憲兵隊史記史記載,林少貓在阿猴的米店叫金長美碾米廠。

  李國耀先生並表示,他十幾年前多次上壽山公園,在忠烈祠看過記載烈士的義舉,介紹林少貓出生於竹篙濫的生平事蹟。竹篙濫位於現今萬全村保全宮對面一片濫田,種了很多竹欉。

  現年八十七歲住在萬丹街頭五十一之一號的張世章先生說:「他母親早年告訴他,林少貓的老家位於現今成功街離東外環線五十公尺的位置,當時只有兩三戶住家。而他小時候也常到林宅撿瓦片玩,當時林宅空無一人,已成廢墟。」

石碑.gif (40288 bytes) 石碑1.gif (48212 bytes)

   ▲明治31年12月28日,林少貓抗日軍殺死潮州辦務署署長及巡查。(圖:李明進提供)

  此外住在磚ˉd民國十三年次的洪老來先生也告訴我說:「他在十三歲時,常聽一位比他年長四十多歲的黃福港伯,說到他參與林少貓抗日義勇軍的故事和林少貓的生平事跡。」

  據洪老來的福港伯說:林少貓的父親曾經到阿猴廳北勢頭,殺豬賣豬肉,據台灣總督府陸軍幕僚報告:林少貓在阿猴一帶商場上有相當的社會勢力,不僅是碾米廠廠東,並支配了魚類和豬肉市場。林少貓也協助父親做生意,平素慷慨隨和,結交不少同業,光緒中葉,地方官吏素行不良,治安失序,一群亂民發起要搶劫阿猴廳的鹽館,亂民猖狂的聲勢,幾乎要把鹽館拆了,林少貓大喊一聲說:「你們很傻,鹽海水晒乾就有,為什麼要去搶?」那群亂民聽了覺得有道理,就散掉了,因此阿猴廳分縣長就把林少貓的義行,保護鹽館有功,秉報台南府城,知府大人就把林少貓請到台南做一名營官。

  此時地方治安更加惡化,一些宵小之徒,做了壞事就假冒林少貓之徒幹的,以為林少貓在台南當個營官,報他的名字給官差,應該可以罩得住,結果累案過多,林少貓被迫辭官,回到阿猴地區,地方上的羅漢腳及游民之徒,就擁立他當領導人。

  洪老來先生說:林少貓率領了一群黨徒,盤踞在下淡水溪「大崙」的地區,剛好位在磚ˉd與社皮村西邊溪埔「粿葉樹崙」的地方,大崙地勢高,土地肥沃,長滿粿葉樹,面積大約三十八甲,林少貓之夥除了農耕,養牛養豬,時常結群到附近村落,磚ˉd、社皮、廣安、玉成、大洲、溪洲,偷豬、偷牛到大崙來宰殺,魚肉鄉民,造成鄉民怒罵不絕,林少貓也在玉成村、和烏杉橋旁的顏厝,強押二民女當細姨,那住在玉成村的民女,還幫林少貓生個小孩,林少貓後來被日軍誘騙槍殺時,那小孩已經五歲了,因玉成村的「甲長」怕受牽連,就叫「甲民」把小孩活埋掉,聽說那小孩陰魂不散,時常出現在玉成村,不出二年玉成村「甲長」就眼瞎而亡了。

  光緒廿一年西元一八九五年,日軍佔領台灣一年,台灣各地掀起抗日風潮,日軍用高壓手段,欺凌台胞,南下的日軍奪鳳山取阿猴再攻火燒庄,所到之處,強索民宅,百般刁難,施暴婦女,殺人放火,台灣百姓稱呼日本人「四肢」,禽獸才有四隻腳,可見日本人的不講理。林少貓看到日軍的惡行,深感痛心,參與了水底寮庄鄭吉生在光緒廿三年西元一八一七年一月十日,自東港轉攻鳳山的抗日活動。不幸計劃洩露而敗戰,鄭吉生向萬丹的下蚶庄撤退,更不幸的是因槍械走火自傷腳部,鄭吉生失血過多而亡;林少貓收拾鄭吉生舊部而繼續抗日,因他堅強與敵作戰,使日軍一聞林少貓率隊來攻,莫不心驚膽顫。台灣憲兵隊史就形容林少貓膽大無比,富機略,有神出鬼沒之妙術的雄才大略。

  從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,及台灣通志稿,可知林少貓與日軍發生戰役的事件有下列幾次:

々@、西元一八九七年日據三年四月廿五日早晨,林少貓率義民四百餘人圍攻東港日軍營房,當天黃昏再率三百餘人攻擊潮州憲兵屯所,九月十三日再率義民四百餘人攻阿緱城憲兵駐屯所,十二月襲擊內埔辦務署,有多名警察被擊斃而亡。這正如東方兵事紀略所言的:林少貓雖用土槍,能臥擊無虛發,且稔於地勢,攀山越澗,尤其長技,聚散前後,飆忽猱騰,每繞倭兵後路,倭人畏之,怪不得林少貓能屢次痛創日軍。而瀛海偕亡記形容林少貓與台北簡大獅、雲林柯鐵虎為抗日「三猛」。林少貓為南台抗日軍的盟主。

リG、西元一八九八年(明治卅一年),四月廿三日林少貓率二百餘抗日義民偷擊東港辦務署。到了十二月廿七日,又率二百餘義勇軍,再度攻阿猴城,從天剛拂曉露出曙光,爭戰到天暮已黑,因未能成功而轉退,到竹田鄉六份庄與東港溪畔的基地。據新庄李一甲先生說:這個林少貓抗日義勇軍的基地,後來被日軍征服,改為種植治療瘧疾的金雞納酸的「葯仔寮」,就是現今鳳山厝大同農場的現址。

  到了廿八日,林少貓攻打潮州辦務署,因台灣總督府開徵地方稅,引起百姓更為不滿,林少貓得到抗日基地鳳山厝庄,溝仔墘庄的響應,加上萬巒庄、五溝水庄、新北勢庄、九塊厝庄、打鐵庄、竹圍庄、小勢尾庄等村民都加入攻打潮州的義勇軍,當時客家義勇軍是由林天福任總指揮,與林少貓同心協力作戰,聲勢浩大的抗日義勇軍有一千多人,參與攻打潮州辦務署,署長瀨戶晉被抗日軍砍下頭顱,肋骨也被拔去,可見人民對日軍有多怨恨。來自萬丹大營的憲兵部隊,也在中途被抗日軍截殺,到了卅日夜裡,從鳳山來的救援日軍火力強大,抗日軍才撤走。當時廿九日,林少貓也另率一支一千多人的抗日軍攻打甯K,使日軍疲於奔命,直至台南日軍從車城登陸才解圍,抗日軍就撤離到山區。

  西元一八九九年,總督府改變政策以招降方式勸降,命打狗城的富商陳仲和、鳳山街長陳少山、富商林璣璋、台南參事許廷光、阿猴辦務署參事蘇雲梯等紳士,進入加禮山勸林少貓降服,以利誘和前無援兵後無糧餉的困境,林少貓提出十條要求,後被日本當局接受而發給十大要求准許書,林少貓遂在西元一八九九年(明治卅二年)五月廿日,率卅餘部屬下山降敵,林少貓所得十大要求,除了徵收民稅外,其餘皆被日本接納。據台灣憲兵隊史及警察沿革誌記載,其主要條件內容如下:

@1.割鳳山近郊一地給林少貓定居。

A2.林少貓等所開墾荒地,日本不得徵稅。

B3.林少貓等所開闢道路,日本方面不得使用。

C4.林的部屬犯罪,由林處斷,日本不得干涉。

D5.該地方如有犯罪者,由林少貓逮捕交官。

E6.同意林少貓等攜帶武器,如有誤被日方逮捕者,由林少貓交保釋放。

F7.保護林少貓以前所有的債權,並補償被剝奪的財產。

G8.不追究林少貓等前罪,先前被捕者也應即時釋放。

H9.林等願改前非,日本應以誠待之。

I10. 日本應支給林少貓補助授產金二千圓。

  林少貓歸順後定居於鳳山後壁林的一個沿海漁村,以前的部屬紛來投靠他,林少貓專心於開荒土地,及經營漁業、農業及造酒等,不久林少貓變成年收入一萬餘圓的大富翁了。

  林少貓降敵後,據萬丹社口村民國五年次的簡清良,回憶小時候在店仔頭聽長輩講林少貓的抗日故事時說:「其在粿葉樹崙的基地還存在,很多人為了攀援林少貓都跟林少貓打交道,有些商人要把東西搬運到鳳山也要插上林少貓的旗幟,以便通暢無阻,有一年林少貓為母親舉行祝壽會時,萬丹加禮濫庄協內林家有三戶富商,也送禮到『大崙』作為賀禮,並在禮簿上簽了名,後來日軍誘殺林少貓後,這林家三戶也遭受禍延」。

  西元一九○二年(明治三十五年)日據八年五月,台灣總督府為了達到全台抗日歸順後,「一旦獲得歸順之果,歸順條件自成空文」,自然無法容忍林少貓的壯大,五月廿六日,總督府命令南部日軍,展開圍剿行動,日軍藉口後壁村發生傳染病而入侵包圍,五月三十日,雙方展開激戰,後壁村頓成火海,抗日軍奮戰終日,不幸於下午五時失陷,林少貓中五彈也死於後壁林城廓門外的水田中,一代抗日豪傑享年三十七歲而已,抗日中,義軍共有男四十一人、女廿五人、兒童十人都死於戰火中,緊接著日本採取行動,一網要打盡殘餘抗日份子,被斬殺者就有四百多人,林少貓的弟弟林必兒子林雄也傷重而亡。自五月三十日到六月四日,假藉抗日義民的嫌疑犯和搜索跟林少貓親近的人士,網羅罪名,被殺者就有三二○。

  據簡清良轉述說:日本警察搜到來賓為林少貓母親祝壽時的禮簿簽名冊,就展開逮捕,認為他們跟林少貓都有關連,像萬丹加禮濫庄林家三戶,三個士紳就被捉到上蚶墓埔的茄苳樹下砍頭,林姓三戶的「無頭忌」,就是林少貓事件所牽累。

  根據洪老來轉述黃福港伯的話說:「當年農曆五月十六日,洪老來的父親只有十六歲,中午自『大崙』牽牛要回家時,看到日本紅步兵騎著馬,向大崙林少貓墾耕基地而去,不久槍聲大作,雙方互為開火,經過一、二鐘頭,天上忽然傾盆大雨,大崙的人民才有機會逃出,當時被捕獲的人士有磚ˉd人盈利、蕭行、洪膨鼠、洪豬哥等十二人被槍殺,羅狗因怕被搜獲而吞食鴉片而亡,黃福港被捉到頭前溪的衙門囚起來,大州庄的士紳大部份都被殺害,溪州的富豪楊寔,壯丁團長林漏太及村民林占魁、吳萬興、林雄、林生等均被殺害,而黃福港的父親因和阿猴辦務署參事蘇雲梯有交往,所以被釋放。「簡清良也說:林少貓被屠殺多年後,大崙的溪埔,在農民的耕拓下,被人挖出乙尊抗日義勇軍留下鑄有「佐世保」三字的大砲,大砲扛回社皮派出所,社中人林進興就在派出所造一砲台,置放在上面供人觀看,二次大戰末期,佐世保大砲就被當破銅爛鐵送去熔解了。林少貓抗日軍遺留下的大砲,也隨日本的瓦解而熔化不見。而亦匪亦盜也是抗日豪傑的林少貓傳奇故事,也殘存在萬丹老一輩鄉民的腦海中。

參考文獻:

艇x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

 台灣省文獻會台灣通志

 台灣憲兵隊史

貌F方兵事紀略

 瀛海皆亡記

口述資料:

葷鶧篫ㄐG萬丹鄉,民十四年次。

 簡清良:萬丹鄉社口村二十二號,民五年次。

 洪老來:萬丹鄉磚翹d五鄰七號,民十三年次。

 張世章:萬丹街頭五一之一號,民二年次。

憫鶪@甲:新庄村五十八號,民四年次。